《装台》

详情介绍

安全帽、白背心、劳保鞋,

台前爬上爬下,

台后还要负责声光电,

简单一碗油泼面,

就能缓解他们疲惫的身和心

…… 

 

张嘉益、闫妮主演的电视剧《装台》

带火了一群装台人。

朴素、热情、能吃苦,

是装台人给观众留下的印象,

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又是什么样子的呢?

现代快报记者走访了南京各大剧场,

采访了几位江苏省演艺集团的装台人,

与电视剧里的刁顺子一样,

他们平凡却不普通,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" 传奇 " 故事。

 

《装台》中刁顺子和工友在装台 央视网电视剧《装台》截图

 

50后装台记忆

从艺42年,只为一腔少年梦

 

" 小时候很喜欢戏,也喜欢装台,所以就做了这份工作。"

50 后的盛晓鹰是位老装台人,从事装台工作已 42 年了。

说起与装台的缘分,盛晓鹰说,这是自己的家庭有关,他的

父母都从事艺术相关工作,长期耳濡目染,让盛晓鹰对装台有了特别的感情。

 

 

所谓 " 装台 ",就是指舞台安装、搭建、音响、灯光、控场等工作的集合。

盛晓鹰说,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舞台上的布景、道具,大到与房梁一

样宽的架子,小到一颗螺丝钉,都要靠人工一点点安装上去。

 

" 我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跟在师傅后面打下手。舞美师傅在上面画

幕景,我们就在下面看,端着颜料盆,偶尔也动两笔,但不敢乱动,到

了点睛之处,还是要师傅来。" 随着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多,盛晓鹰也从

" 打下手 " 成了装台行家。

 

 

2016 年歌剧《鉴真东渡》在日本首演,刚到剧场,主创团队们都惊了,因为

当时剧场条件远不如设想的好,给团队的装台时间只有 1 天,这把盛晓鹰急坏了。

" 我们做了很多预案,一开始打算少装一些部件,但后来还是坚持装完整,我和导演

争取了 3 个小时,每个工作人员都是超负荷工作,最后把舞台‘抢’了出来。"

 

演出那天的谢幕,让所有人至今难忘。长达十几分钟的掌声,是对台前幕后最高的褒奖。"

那种自豪感是打心底里发出的。" 盛晓鹰说,如今虽已过了花甲之年,但他对工作的热爱

还是依然如初。

 

60后装台记忆

天为床、地为毯,扛着布袋走南闯北

 

舞美师郭云峰犹记得 10 年前,昆剧版《梁祝》亮相时的那种激动。

《十八相送》一折里,伴随着多媒体工具的使用,梁祝二人眼前的

山水花草,乃至一石一木都活灵活现,以景衬情,更见情深。

 

 

眼前的一切,与他初入这个行业时可谓天差地别。上个世纪八十

年代,郭云峰第一次从事装台工作。" 那个时候条件很苦,舞台简

陋、交通不便,没有装卸车,只得自己拉着笨重的景片,趟风冒雪。" 郭云峰说。

 

郭云峰告诉记者,那时候装台的师傅很好认,因为每个人都扛着硕大的

黄色帆布包,里面揣得鼓鼓囊囊,什么棉被、垫背、军大衣都在里面。"

因为工作太繁琐,经常忙到半夜。冬天,大家就把被子拿出来,裹着

军大衣,在舞台边上对付对付,也就过去了。"

 

 

" 后来,条件越来越好,我们做舞美工作也得与时俱进。上个世纪

九十年代,院团买来了第一台进口的控台,全是英文,看不明白。

"郭云峰回忆,刚接到机器的时候,大家都傻了,机器上都是很专

业的词汇,即使是懂英文的人,也不能准确地翻译。

 

" 但那时的我们身上都有一股干劲,非得把它研究透了不可。

" 在只言片语的单词中,他们日渐熟悉上面按键的功能,并

最终掌握窍门。郭云峰说,活到老学到老是每位装台人必备

的素质。

 

80后装台记忆

台后 " 花木兰 ",女孩也能做好装台人

 

" 我工作的第三个月,一个电话打来说,让我带着设备去镇江。从那往后,我再也没回去坐过办公室了。"

 

12 月 10 日,现代快报记者在舞剧《记忆深处》的搭建现场看到了一个行色匆匆

的姑娘,利索的短发,戴着安全帽,在悬空的钢架下穿行,她叫卞寅,是位 80

后舞美工作人员。" 我们这行女孩子很少,主要是因为太辛苦了,每天在现场连

轴转,一天睡三四个小时,忙起来简直比男人还男人!"

 

 

" 比如抬灯、接信号线,一般的工人师傅做不了,而且极易出错,

还得我们自己上阵。" 卞寅告诉记者,她上学时学的专业是英语,

本来和舞美工作毫无关系,但是自己的父亲一直在这个行业,后

来也就走上了这个岗位。

 

 

" 第一次做灯控也是赶鸭子上架,当时镇江有一个音乐剧,需要设备,

我本来以为送送东西就行了,没想到刚到就住下了,一连住了两个礼

拜。" 卞寅说,第一次操控心里紧张得要命,要记剧情、要记音乐,

几十几百个提示,要做到分毫不差,过程很煎熬。

 

" 未来我们不仅想继续认真完成装台工作,还希望把智慧更多地用在舞台中、设计里,让我们年轻一代的创造力在舞台绽放。"

 

 

(来源:现代快报 +/ZAKER 南京记者 王子扬 宋经纬 / 文 顾闻 / 摄)

(本文仅用于行业交流学习,并不用于商业用途。不慎侵涉第三方权益,请与我们联络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处理。)